焦糖豆子茶

我也喜欢你🍬

【双七巡礼】迟暮花火

—每一场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背景参考东京
开头引用歌词出自:
The STROBOSCORP《アイオクリ(movie ver.)》
 

ooc和私设怪我,不要上升真人。
上一位老师 @黄粱一梦 




1.

—一切仿佛看起来都不一样。—


朱正廷提着厚重的行李,有些费力的上了电车。

现在并不是高峰期,整间车厢除了他甚至只有一位乘客。朱正廷将箱包放好,在他对面坐下,年迈的电车在夏雨里叮当作响,细密的水珠一下一下敲击着玻璃窗,身旁的行李堆得很高摇摇欲坠的,像对面在吊着周公的头。

朱正廷一会数着窗外飞速倒逝的树,一会又回头看看对面有没有被电车颠簸震醒,倒是有种同行的错觉。

最后一站停靠前,他像是装了定时器一般忽然惊醒,看他佯装镇定的扶了扶眼镜,朱正廷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他跟在朱正廷身后下了车,朱正廷拖着箱子跟着地图的指示走,偶尔还要停下来辨认一下方向,索性走过去看了一眼他手机里的地图,帮他分担了一些行李。

“跟我走吧,就在附近。”他走在前面带路,“我叫周彦辰,和你住在一个小区,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彦辰……?”
“什么?”

周彦辰应声回头,雨霁初晴,朱正廷的笑眼盈满了雨后晴空的暖阳,定定的望着他时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秒,又在他开口时解开。

“没什么,我是想说,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能来找你玩吗?”
“啊,当然可以。”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周彦辰一直把朱正廷送到了楼下,朱正廷把行李放到一旁拉住了他。


“彦辰,你明天有时间一起去神社吗?”
“我明天还有事……抱歉了正廷。”
“没事没事,那今天谢谢你了。”


朱正廷摆摆手把行李提上楼,与周彦辰映像中的模样重叠,回忆呼之欲出。他转身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想询问他时,正对上走到楼梯拐角的朱正廷的视线,他趴到栏杆边笑着向周彦辰招手,看口型似乎在让他回去,嘴边的疑问又吞了下去。


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2.

—神明给了我无可替代的时间。—


“你不是说不来的嘛?”

朱正廷站在御手洗前,刚净完手就看到了周彦辰走下台阶,他假意瞪了一眼来人,把柄杓往周彦辰手里一塞转头就走。本是开玩笑的置气,没想到周彦辰还当真了,净手程序也没做全就急急忙忙放下柄杓跟了上来,朱正廷偷笑两下咳嗽一声,等他转到跟前又提气瞪眼继续演戏。


“不是,我真不知道你也来这里。”

周彦辰绞尽脑汁扯着理由,又不知道现在该不该直接坦白,朱正廷看他着急你模样绷不住笑了出来,拍拍他的肩扯住袖子往里拖。

“你不生气了?”
“我哪有真生气啊,这你都看不出来。”

朱正廷推着他一路冲到殿前去求了只签,周彦辰等在一边看着他系,但看朱正廷磨磨蹭蹭绑了一会还没好,还是忍不住凑了过来。

“好了好了,你不要偷看!”

朱正廷把他的头拍开,又站在签前掌心合十又默念了一遍才一起离开。暖阳透过缝隙轻洒,将一座座鸟居衬得虔诚而神圣。正午的风在密林过滤后还有些微凉,两人在鸟居下静静的走,步调也不自觉放缓,好像走进了时间的长河里,望不到尽头。


“你刚才许的什么愿?”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朱正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背着手加快步子走到前面,地面有斑驳树影,身后是他渐近的脚步,一切好像从未变过,他们还未长大,又好像变了太多,成熟到足够承受诺言的重量时,才回到原点。

“不过刚才许的愿,也许很快就要实现了。”




3.

—现在这个瞬间,时间将停止的话……—


朱正廷在售票窗口等出票时就有种奇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在水母馆又遇见了正在拍水母浮游的周彦辰。


朱正廷悄悄走到他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趁他向左转头时跑到右边,又在他右转头时跑到左边。正当他以为是认错人准备继续拍水母时,朱正廷绕到前面直接用手挡住了他的镜头。

“说!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我真没有!”
“你昨天还拒绝我说今天不来,结果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

朱正廷抢过他的手机,直接拍了一张他发愣的模样发给自己,再把他手机里的备份删除,心情又愉快起来。
“如果这样你都说是巧合的话,就太过分了吧?”


不过巧不巧合都不影响两人同行,两人慢悠悠的在场馆里闲逛,朱正廷以各种鱼类为背景的照片留在了周彦辰的手机里。两人在海盗船上抱着对方疯狂的尖叫大笑,一起玩了好几次都意犹未尽,最后还依依不舍,直到下船后还一直嘲笑着对方胆小。

“这里倒是没怎么变啊……”

走过玻璃隧道时,朱正廷趴在玻璃玻璃上看渐近的鱼群,拉住周彦辰的手跟着游鱼指来指去。看周彦辰探究的眼神,朱正廷用双手拍了拍他的脸把他打回原形。

“走吧!那边表演快开始了。”

工作日鲜少有来观看表演的人,整个表演场都没几个人。两人坐在空荡荡的前排,被海豚高高跃起时掀出的水花溅了一身,一直在为海豚表演欢呼鼓掌根本来不及挡,都被浇了个透。到了互动环节,朱正廷积极的迅速举起手,训兽员却开了个玩笑,非要点“举手的先生旁边那位先生”。

周彦辰只好上台去完成任务,和小海豚的击掌与亲吻,每个瞬间都被朱正廷拍了下来。

玩累了的两人在海洋餐厅坐下休息,周彦辰将刚才完成任务送的纪念品递给他,是一个海洋馆的徽章,背面还刻着一个小海豚,朱正廷拿过去看了看又递回给他。

“我已经有一个了,你自己留着吧。”

朱正廷从包里拿出相同的徽章,只是有些旧了,不过看得出被主人精心保管着,图案依然很鲜明。周彦辰终于抓住了机会,开口问出从这次相遇开始就有的疑问,也许也能验证他是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

“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上次啊……那得是有很久了,”

朱正廷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在认真计算的样子,眼神却在偷瞄周彦辰的表情,烂熟于心的数字脱口而出。

“十五年吧。”

数字也相同,周彦辰的脑海一瞬间倒带忆起从前,想迫不及待的接着问,又怕并不是想象中久别重逢的喜悦,只好换了个说法继续套话。

“你当时是过来旅游的吗?”
“不是的,那时候是父亲工作原因,我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

其实这次来,也是为了履行和当年那个人的约定……”




4.

—我不会忘记与你度过的日子。—




十五年前


朱正廷从车上蹦下来,一路跑到楼梯拐角,用手比出相框的手势向下看,低矮的灌木丛,门口的娱乐设施,异国他乡的一切都无比新奇。他四处张望了一会新景色,锁定了正在费力搬运行李的父母,朱正廷又返回去到后备箱拿一些小件的行李,再迫不及待冲上楼去。

新房子正敞着大门等待他们到来,朱正廷将手里的小盒子放在地上,跑来跑去将所有的罩布都费力扯开。父母还在搬大件行李没能上来,朱正廷在沙发上坐了一会,觉得这时候应该去敲敲邻居家的门表明身份。

“你好!我叫朱正廷。”

他站在门前大声重复了好几遍,依旧没有人回应,踮起脚按门铃太累,按了好几次,直到朱正廷都快确认没人在家了,才有闷闷的声音传来。 过了一会才有闷闷的声音传来。

“你走吧,我不会给陌生人开门的……”
“我不是陌生人!”朱正廷努力脚尖再踮高一点,试图让里面的人能从猫眼里看到,声音也再提高一点,努力显得更亲近,“我是你的新邻居!”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门被打开了一条细缝,小小的黑影藏在门后,仍没能放下戒备。朱正廷对着人影伸出手又笑着重复了一遍。

“你好,我是朱正廷,是你的新邻居!”
“你好……我是周彦辰,是你的新邻居。”

周彦辰反复确认门外只有他一个人后,才搬开用来看猫眼的凳子,把门再打开一些握住了他的手,模仿着朱正廷的句子做了一遍自我介绍。看朱正廷笑得灿烂,周彦辰也放下戒备跟着笑了起来,傻乎乎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他伸手在周彦辰头上描画了一圈花瓣,不打算解除周彦辰的疑惑,这个太阳花的特效反正只有自己能看见,不如当做自己的秘密乐趣,只是望着他的时候会笑出声来。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开心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啦!”

两个小孩一起在周彦辰家玩了起来,父母白天都不在家,周彦辰家里有许多玩具,朱正廷和他一起玩的不亦乐乎,期间朱妈妈还来找过一次,看他这么快就交到了同年的朋友,也就悄悄退了出去。

直到快吃晚饭了,朱妈妈才再次过来将依依不舍的儿子拉回家,朱正廷一步三回头,周彦辰也趴在门边不停挥手。

“明天见,彦辰!”
“明天见!”

乔迁礼之后,两家很快熟识起来,朱爸爸工作繁忙,朱妈妈忙着做家务时会把朱正廷直接放到周彦辰家让他们自己玩,闲着的时候就会带他们一起出去。从铺满春樱的街道打打闹闹到神社的杜鹃花丛,从海洋馆的玻璃隧道到天空塔的玻璃长廊,两个小孩每天黏在一起也不会腻,每天都有说不完的新话题想要分享。

两人还各买了一本集子,用来记录每天一起发生的事和明天想要一起做的事,春季过去,两人的日记都已经快写到结尾,分别的时刻也将要来临。

朱爸爸的出差结束,朱正廷就要回国了。

离别前朱正廷掉着金豆豆使劲摇头,说什么也不愿意走,直到周彦辰伸手拍了拍他的头,才勉强停住抽咽。

“他们说,看过烟火祭,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朱正廷擦了擦眼泪,低声嘟囔着,“我们,一定是因为,没能一起看,才要分开。”

周彦辰想了想,扶着他的肩膀严肃的说。

“我们下次一定能一起看的。”
“下次,是什么时候啊?”
“也许……十五年?等我有能力自己赚钱的时候。”
“还有好远啊……不过我会来找你的!这十五年你也不许和别人一起看,得等着我一起。”

周彦辰伸出尾指勾住了朱正廷的手,朱正廷这才彻底止住眼泪笑着用力点头,还把大拇指摁紧。


“好,拉勾。”
“盖章!”



5.

—你说喜欢我的这句话,像是做梦一般。—


朱正廷在天台上翻看着当年的日记,晚风徐徐,掀动了回忆的纸页,偏偏翻到最后画满强调重点的小星星那一页,只有正中间写了“烟火祭”三个字,他拿出笔正准备勾画时,身后有声音传来。

“小时候觉得天台上有大怪兽,总想上来探险,长大了才发现,那不过是大人们害怕我们因贪玩而陷入危险的借口。”

朱正廷阖上日记转身,看到周彦辰端着两罐冰可乐走到了他身边,随手拉开了一罐递给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猜的。”

周彦辰仰头灌了一口,笑得不可置否,他才不会说是下楼买饮料时看到了他在天台上吹风,才神使鬼差的上来找他。周彦辰余光瞄到朱正廷手中熟悉的封面,那个没来得及问出口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两人靠在护栏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有各的心事,周彦辰将喝空的可乐罐倒扣在护栏上,和自己打了个赌。

如果能立起来,就邀请他去周六的烟火祭吧。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下来,连刚才还飘忽不定的风也都屏住呼吸,空罐稳稳的立在上上头,像是给他加油打气。

“正廷,”

周彦辰下了莫大的决心才唤出名字,对上他眼睛时却只能听到自己呼之欲出的心跳声。他顿了顿,又深呼吸了一次,才平静的发出邀约。

“周六的烟火祭,要不要一起?”
“好啊。”

朱正廷答应得很干脆,眼眸里像是揉碎了所有的星辰,笑意都快要满溢出来。让周彦辰一时无法判断他是否想起自己,只沉浸在这场蔓延的星光里。

到了烟火大会当天,朱正廷换上了自己带来的浴衣,还配了一把绑着水球的小扇子,美名其曰“扇子扇风,水球打仗”。

他在周彦辰面前转了一圈,问他好不好看。傍晚焰色的霞光映在他脸上,像是从漫画中穿越而来,周彦辰想了半天,词到用时方恨少,只憋出一句。

“好看。”

朱正廷娇嗔的看了他一眼,又兴致冲冲的拉着他紧跟人潮,每到周六的傍晚,整条街上都是奔着烟火祭去的行人,熙熙攘攘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行人多,沿街的小食自然也品种丰富。朱正廷一边扇着风还嫌太热,买了一碗红豆冰解暑,尝了一口冻得直呼爽快,转身又塞了周彦辰一口,见他惊叹的眼神,立马把他推到摊位前再买了一碗。

这家的大福看起来十分诱人,那家的雪媚娘看起来松软香甜,两人一路沿着道吃过去,在人群汇集处停了下来,朱正廷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

“彦辰,”朱正廷放下竹签,转过头来看他,“你一早就知道我是谁吧。”

“……嗯。”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

“最开始是没能确定,后来就总是错失机会,本来是想今天说的,但没想到你先说了。”
周彦辰叹口气装作惋惜的样子,又笑着抬手指了指逐渐暗下来的夜幕,“烟花快开始了。”

一阵轰鸣做引,一朵朵绚丽的烟火在夜空中相继腾空,烟火的形状多种多样,还未完全降落又升起了崭新的花样。

朱正廷扯着周彦辰的手臂仰着头看,忽然转过头盯着他。


“彦辰,你要不要改邪归正?”
“什么?”
“也就是,归我!”


像是突发奇想又像是蓄谋已久,他眼底盛着花火熄灭后的星屑,周围的嘈杂都安静下来,只剩想要更近一点的两颗心脏不断叫嚣。

周彦辰微微抬头,在他额间落下轻吻。





“好,从此以后,我改邪归正。

归你了。”







6.

—只要有你在,平淡无奇的日子,连一分一秒都变得可爱。—




🍬:所以一起看烟火祭,就能永远在一起是真的吗?
🌼:别人我不知道,我们永远在一起肯定是真的。


🍬:如果没有小时候那段,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吧……



朱正廷一脚把昨晚饱食魇足的周彦辰踹下了床。




🍬:居然还‘吧’?这么犹豫?罚你去做早餐!一会再把碗洗了!
🌼:好的老婆大人。
🍬:做完再叫我!
🌼:知道了老婆大人。









—END  —

修改完毕
食用愉快!

下一位老师: @林森小朋友 

评论(30)
热度(187)

© 焦糖豆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