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豆子茶

我也喜欢你🍬

【十世劫 二回】闲云藏野鹤

又名《少爷的贴身保镖》(?)
3k+可能是最少的吧没错我就是来拖后腿的
沙雕甜蜜文学别太认真

一整篇ooc,谨慎服用。




1.

公元不知道哪年,武林一场门派争锋将各路侠士聚齐,几波团战后,终于决出了统领武林新世代的五大门派。

李氏就是其中一个。

神仙打架令李氏元气大伤,掌门决定归隐山林,休养生息。

用老李的话来说,好好休整才有续摊的资本。


这段光辉历史他在藏书阁翻了无数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也不止一次的埋怨,假设当年他在,一定会竭力反对他爹的做法。

衣食住行连旅游都在这破山上,都快把他憋出毛病来了。

倒也不是没下过山,只是之前下山多半是跟着老爹去给拜访其他四个门派,没什么让李希侃自由活动的时间,还必须从头到尾端着一副架子。于是他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被他找着机会,盼到了采购人员送来食材布料,他就这么偷偷摸进车队里头混了出去。

这回自己单独出门,总算是有时间让他好好逛逛,李希侃东摸摸西瞧瞧,左手冰糖葫芦右手糖炒栗子,把嘴馋已久的街头甜食都尝了个遍。

他顺着人流一路往前走,前方越来越拥挤,周围不断的叫好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李希侃仰头奋力朝前探想看的更清楚些,只能看到红绸围着的一个四方平台,还有几个模糊的影子在更远一些的方台上端坐,想来就是这次比武的奖励了。




2.

“奖品”毕雯珺正在高台上闭目养神。

自打上次他出游被打劫后,毕老爷子就急着让他抛弃文弱公子爷的人设,江湖侠客榜头几名都重金聘请过,仍不见成效。老爷子没招,只得办了这一场斗武,以求一位高手来做保镖,最好还能提一提毕雯珺的自卫功力。

赏金丰厚,各路武林侠士都来碰运气,可比了一晌午,只剩下看围观群众还饶有兴致。

烈日当头,毕雯珺只想快些结束好回家乘凉。

台下拥挤的人潮大多数是凑个热闹,头挨着头密密麻麻像盘起来的蜈蚣。就在鼓棒快要敲下去的时候,靠近场地的台下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又一人冲上台来嘴里还振振有词,打断了毕雯珺结束的念想。



“小偷!!!哪里跑!”

不过这台词是不是不太对啊?


只见那人上了台也不动手,开始沿着场地边缘四下张望。倒是对面威猛雄壮的彪形大汉忍不住了,本来稳妥的局给他搅黄了,气得出手招招狠戾。


“诶你等等别着急啊!我不抢!我不打!我这就下台!”

“就你也敢瞧不起我?”


对面被李希侃的不还手激怒,大吼一声直朝他冲去。打不过还不让认输,李希侃被迫在场内直绕圈子,他又不愿真的变成打擂,至始至终没有出招只耍些脚上功夫堪堪避开。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在场内愁眉苦脸的上窜下跳,折扇一抖袖一甩,他的天下第一已被内定。至于本来只是想站得高看得远抓小偷方便的李希侃,在手被举起来之后只能欲哭无泪的发出一句感叹。




我是李希侃,我这叫躺赢。




3.

此时此刻,李希侃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摆脱这个大麻烦。


“小爷打小就住山上,将来是要当土匪头子的,怎么能保护公子呢?”

“阿弥陀佛,贫僧此番下山只是路过,万不可逾越规矩否则会遭至天谴,施主还是放我走吧。”

“我修炼千年才等到今天下山渡劫,万一因为你渡劫失败了怎么办?”

“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是山神,城外那座山需要我的守护!”


他换了一套又一套说辞,毕雯珺还是不出声,尴尬的沉默逼得李希侃不得不抬起头,结果正对上了毕雯珺怜悯的眼神,人家还好心指了指旁边忙着放飞鸽去通风报信的家丁。


“在你编故事之前,你的生辰八字都已经被算过一遍了。”




4.

闹出这么大个事,李希侃以为回家肯定得挨老李一顿骂。

谁知道老爷子一合计,这事儿还挺划算,武林大派和商业大亨,联姻都不一定能攀上的高枝,好处自然是数不清。

于是他就这么被亲爹卷吧卷吧和着行李打包扔到了毕家。

本以为是从一个囚笼到另一个监狱,李希侃好不容易做好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什么再什么然后什么其实他也忘了的心理准备,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规矩只有一个,无论少爷吃喝拉撒睡,都不能离开他超过三尺。”

看着毕雯珺站在摊位前仔细挑选,李希侃觉得自己就像他递过来的吹糖人眼瞅着被他养鼓起来。

自由,清闲,而且不用练功。
而且的而且,这位少爷的钱多到根本花不完。

说实话,除开两人卧房只隔着一张门实在是有点不方便以外,这样的生活真是完美得无可挑剔。没关系,李希侃很擅长说服自己,本来规矩上就是明明白白不超过三尺,况且这日子这么惬意,付出点个人隐私又算什么呢?



“想什么呢?”

毕雯珺看李希侃在发呆,拿着糖人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在想——你怎么会需要保镖呢?”
“难道是……体虚?”

李希侃接过吹糖,泄愤似的在小狐狸耳尖上磕了一口。他想到起初的确想着只要毕雯珺一发脾气就能拍屁股走人,可这大少爷非但不摆架子使唤他,还带他好吃好喝到处玩。

根本没机会跑路啊!


“怎么,你还会医术?”

“医术我是不会,我就是觉得你看你比我还高半个头,光是身高就挺有威慑力的吧,哪还需要保镖啊……”

“你想跑路?”

他是会读心术吗???


“绝对不是!”李希侃赶紧把糖塞到他嘴里,“吃糖吃糖!”

毕雯珺没接他手里的糖,反而倾身缩短了距离。鼻尖相触,李希侃脑海里瞬间爆裂开整个夜空的烟火,激得他阖上了眼。他感觉到嘴角迎来一阵轻柔的云雾,一轮温软的新月,隐隐约约,是微风抚过湖面荡漾着微小的碧波,只一刹那又顺着风的方向逝去了,毫无踪迹可循。

幸好他偷看过姐姐的话本,还不至于太丢脸。


“我确实不需要保镖。”
“我需要的是你。”

毕雯珺的话轻飘飘的溜进李希侃的耳朵里,他的耳尖被这句话烫得发麻,逐渐连面颊也染上了酡红,好似有一匹快马在心尖上跑着,他甚至能听到震耳发聩的马蹄声从心口传出,而且已经失控了。


“糖挺甜的。”

李希侃感觉自己特别体虚,能立刻在大街上晕倒的那种。




5.

打那天回府后,李希侃和毕雯珺就再也没有交流。准确的说,是李希侃一直在躲着毕雯珺,他只默默的开启跟随模式,从早到晚一连好几天了一句话也没说过。毕雯珺也没有非要逼他开口的意向,看样子打算放任他自己纠结到底。

其实李希侃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纠结什么,可能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名为突如其来毫无征兆关系就被改变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样的坎。


纠结了几天几夜,当李希侃引以为傲的发量开始体现在帛枕上的时候,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去找毕雯珺说清楚。

在推开隔门的那一刻,他发现管家说得其实没错。

高他半个头的少爷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黑衣蒙面人装进了麻袋里。李希侃没时间怀疑毕雯珺是不是偷偷练了缩骨功,冲上去先用脚绊倒了绑匪,那人的身子直接后倒磕在榆木博古架上,瓷器玉件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发出清脆又心碎的声响。

就在李希侃为毕雯珺的藏品默哀的那一秒里,绑匪抓住空隙在李希侃的肩膀上下了一记手刀,然后立刻拖着麻袋踩上窗檐跳了出去。

还好被逼着练功的时候从没偷过懒,这点攻力还不至于让他脱力,李希侃推开门脚尖一踏利落的跃上房梁,迅速捕捉到了绑匪的方位。

他好奇到底是谁是主导绑架的老大,刻意没有直接冲到前面拦住,而是慢几步一直跟在蒙面人后头,出城门过密林,最后居然爬上了山。


没想到还是熟人,就是那个在擂台上逼得他到处乱跑的彪形大汉。
人家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土匪头子。


威武雄壮的土匪头头看到李希侃来了,立刻从马扎上弹起来,挥舞着拳冲过去,李希侃稍一闪身就让他挥了个空。

“你有种别老是躲啊?今天要是打不过我, 那麻袋里的可就是我的人了。”


土匪一拳落空也不气馁,站定后得意的指了指麻袋,李希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哪还有什么人质。毕雯珺早就用袖子里藏的匕首割开了麻绳,从背后箍住了绑匪的脖子把匕首直接插入他胸口,还有空闲把他腰间别着的刀解下来扔给李希侃。

李希侃接住刀直接指向看傻的土匪,毫无阻碍的架在了他脖子上。



“现在是你没法还手了。”




6.

“听见了吗他刚才说你是他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毕雯珺你也有今天!你明明有武器能还手怎么一开始不用?而且你功夫挺不错啊,但还是差点成了压寨夫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希侃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放肆嘲笑他的机会,回府的路上一直在笑,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细缝,笑得照明的火把跟着他前仰后合明明灭灭。

“花瓶和如意都挺贵的。”毕雯珺避重就轻,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

“……我赔还不行吗?”

李希侃瞬间泄气,但再怎么咬牙切齿也没招, 虽然弄倒的是绑匪,也毕竟是他先动的手,该赔还是得赔。

他大致算了算,李氏虽然归隐山林多年,家底应该还是在的,花瓶和如意的钱应该还是能赔得起吧……大不了再抢点土匪的金银财宝?


“不用赔了,把你自己抵押给我就成。”




7.

“李公子这就这么上了毕公子的贼船。”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听众们都吵着闹着听得不过瘾,说书人把折扇一收醒木一敲,故作玄乎的摇头晃脑,说什么也不肯再多说几段了。

大家只好扔给他几个铜板又散开去,一直在角落里安静品茶的少爷大方的在桌上放了一把碎银,不顾周围的感叹又回到角落拉着另一公子起身离去。


说书人的故事是说完了,两人的争吵却还没停止,随着夕阳渐渐远去了。



“诶你说这说书的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纯粹是胡扯,而且你居然还去给他钱?”

“他不是说我钱多到根本花不完吗?”

“真行,你就当个散财童子吧!”

“没关系,等我的钱花光了,我们就学你爹归隐山林,做一对闲云野鹤。”

“我要当野鹤,可以到处飞。”

“那我可得把你藏好了,永远圈在我的范围内别想飞走。”



“还有”
“我是不是童子你不是最清楚吗?”





8.

最后有个事李希侃觉得他必须帮毕雯珺澄清一下:


毕雯珺真的
一!点!都!不!体!虚!






—END—

我自己来帮自己澄清一下
古时候一般是不接吻的
只是我想写罢辽
设定偏宋元但严谨一点我决定说是架空
打戏很辣鸡我知道可我得强行切题啊
没办法你们凑合着看吧

食用愉快
不许骂我




下一位老师 @零下二十度

评论(25)
热度(202)

© 焦糖豆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