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豆子茶

我也喜欢你🍬

『合集』环游是无趣

这是一个偶练的飞机稿合集
有的以后可能会写完吧
CP:毕侃彦正沐尤
有BE

ooc怪我,请不要上升真人。





『毕侃』喜欢喜欢

毕雯珺×李希侃

消消气初版
写完觉得不符合故事主线删了
但是里面有几个对小侃的形容我超喜欢




李希侃骑着自行车在校门完全关上前的最后一秒冲进去,扬起的烟尘呛得他打了个喷嚏,他突然想谈恋爱了。

于是嘴快如李希侃,早自习一下课就迫不及待拉着余明君和罗正讨论起这个问题。

“我们宝宝居然想谈恋爱了,”余明君震惊到破音,“还说找不到人可以谈?”

“我也不知道啊——”李希侃整个人匍在桌板上,两只手扣着桌沿摇摇晃晃,有气无力的拖了个长音。

罗正和余明君对视一眼,双手齐下往桌上一拍。 “干嘛?”李希侃吓得直径从桌上弹起来,小眼睛都瞪出了弧形。

罗正的丧气脸严肃起来格外一本正经,“李希侃同学,我希望你对自己的魅力有点认知,你那八百年不开一次的储物柜可是每天都有女生投情书。”

“都快成信箱了。”余明君点点头认同的插了句嘴。 李希侃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棒棒糖叼上,“我都不知道给我送信的是谁,难道还要我去找吗?”

“当面的你不是全躲……”余明君一句话还没问完就被罗正拦了下来,看着元气了不到三分钟又焉下去的宝宝,直觉告诉他有点不对劲。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给你物色一下?” “个子要高,长得要好看……”李希侃捏捏下巴,再次趴回桌上脸朝下闷着声,“我不知道了随缘吧……”

一般能描述出来的其实是已经有个意中人了吧,罗正若有所思。







————

『彦归正传』洛希极限

周彦辰×朱正廷

现实向丧气产物
应该不会写这篇了
只有三百字但我个人很喜欢



朱正廷在第五次尝试入睡失败后,终于放弃了。

他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justin似乎感受到了摇晃,迷迷糊糊从周公身边逃脱,但这一秒的清醒并不够他问一句哥哥去哪,又咂着嘴继续鼾声如雷。

朱正廷披上外套轻轻带上了门,连平时总在半夜喊麦的果然今天晚上也消停了,寂静的走廊只有他缓慢的脚步声。

嘀嗒,嘀嗒,像是时间的钟摆。

练习室里还亮着灯,唯一的光亮却拯救了一路被攥紧的佛珠。


“彦辰,”周彦辰应声停下了练习的动作,他看到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瓶维他命水。

“这么晚了还在练习啊。”周彦辰笑着拧开瓶盖递过去,露出一口满分的大白牙。



周彦辰在台下望着顶峰遥不可及的光,耀眼得恍惚间回到了开始,一百个人提着行李浩浩荡荡,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回到起点再出发。


于是他偷偷在这个有星星的夜晚离开,谁也不知道他剪碎了一枚遥远的亲吻,散在大厂冰冷的春风里。







————

『沐有长进』第几杯可乐

韩沐伯×尤长靖

现实向流水账零散片段瞎写的别骂了
极圈跟拉郎有什么区别呢
我其实磕长得俊但是我朋友非要我写这个啊
结果他答应我的彦归正传车凉凉了我好气
他什么时候发车我什么时候重写就这样!

BGM:赵紫骅《可乐》



——

香蕉的练习生们总是喜欢用各种游戏打赌,赌洗澡顺序,赌洗衣服,赌零食,赌上男孩子们的尊严。

这个规则一直延续到大厂里,只是换了个实施地点。尤长靖往常都是躺在床上等的那一个,可是今天“背时王”陆定昊还在练习室没回来,三轮猜丁壳后,买零食的重任意外的落在他身上。

尤长靖只好放下手里的薯片,开始接受这群人咋咋呼呼的点单,一旁的林超泽仰天大笑说着终于有这一天,又在尤长靖假意剜了他一眼后噤了声。

事实上紧张的练习里,能让尤长靖稍微松懈的地方,除了香蕉的宿舍,就只剩下全时。

泡面,饼干,辣条……

篮子很快就被堆满了,结账的时候再来碗关东煮,还顺手拿了一罐可乐,就这么搁在便利店的柜台上自己先吃了起来。

尤长靖一边吃一边跟老板套消息,比如新上架的有哪几个可能对他胃口,又安利一波入厂前最喜欢的零食,字里行间都是希望老板考虑考虑下次进货能捎点进来。

“不多不多,够我一人吃就行。”他放下可乐和竹签,认真的思考该怎么给老板一个准确的数量。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刻意压低的笑声,他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尤长靖隐约知道是练习生中的一个,长的好看跳舞也不错,可是同样有这些特质的练习生很多,九十九个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分清楚。

于是这个会拉大提琴的男孩最初只在尤长靖的耳边过了一秒,就随着可乐翻涌的泡沫消失了,完全没想到会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遇见。


“你干嘛偷听我和老板的小秘密啊!”


他举起手里的可乐晃晃,“我只是来买罐可乐,并没有要偷听的意思。”

尤长靖的交易还没开始就这么被发现了,他有点不好意思还偏偏嘴倔,“那你不要告诉选管,我可以分你一半。”

“怎么?怕又叫你管理体重啊?”他笑着抬起拉环嘣的一声响,等气体流出一些后再完全拉开。

尤长靖赶紧也打开可乐,不由分说的迎了上去,易拉罐的铁皮表面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盖了个心照不宣的章。

“干杯!我就当你同意了!”尤长靖灌下一大口,大量气体刮过涨得他喉咙有点发痒,索性连剩了一半的关东煮也不吃了,提着香蕉的续命粮就打算离开,都走到了门口又回头不忘叮嘱一句。



“你千万不能说哦。”

“好。”





——

第二轮分队时意外的分在了同一组。


“所以我觉得长靖满合适的。”前面花里胡哨说了一大堆尤长靖都没听进去,还以为是他要竞选队长才做了发言,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其实是有点吓到的。

尤长靖转过头去看他,明明才第一次合作,却是一副对他很了解的样子。

他接下来的话勾起了很多从没留意的细节,原来《can't stop》时也在同一个练习室,原来带着队员练声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模糊的记忆里清晰了这么个影子,好像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尤长靖自认为不是多有责任感的人,却在他的推举里有了一点不同的勇气,还有一些不一样的情愫悄悄萌芽。

不过这时候他还没能意识到,只把精力放到C位的争夺上。


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背水一战,上个关卡已经见证太多梦的破碎,走到这一刻谁也不愿意放弃任何机会。

他参加过大大小小很多歌唱比赛,trainee18也是在一系列的淘汰后才成军,然而生存赛的节奏比经历过的这些都要快,而且更加残忍。

C位的标签和队长的标签并排贴在胸前,尤长靖分明看到他在鼓掌的同时眼底闪过了失望。

于是尤长靖说,我们一定会拿到全场最好。

其实他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成真,但他希望是真的。



——

到了厂里后练习变得密集,可练习的疲倦就是要靠美食来发泄。

陆定昊咧开嘴露出他得意洋洋的小虎牙,伸手捏了捏尤长靖越来越圆润的小脸,突发奇想来了一句“有长胖”,这个名字就这么在大厂传来开。

他也没法反驳,毕竟就连他自己也算不清藏过多少鸡翅,








——

运动会游戏后,来自仙子在各个寝室串门,分发着零食券换来的糖果。

尤长靖也拿到了一份,他这次没有立刻拆开包装纸,只是盯着上面标的口味出神。


可乐味。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陆小芙在抢他手里的鸭脖失败后咬牙切齿的说,哪天你能在吃的时候想到别人,那个人一定不一般。

那时候只当是他觊觎鸭脖,默默把啃鸭脖的速度又提高了几分。

尤长靖的心跳像摇晃后的可乐,咕噜咕噜往上面冒泡,他揉了揉眼睛,努力不让这个人从眼底溢出来。










——

尤长靖与一个个行李箱擦身而过,觉醒东方房间的门打开着,他敲响门板打断了秦奋的叨叨絮絮。韩沐伯这才能从奋哥的依依不舍中挣脱出来,从收拾行李的苦海中腾出一只手,笑着揉了揉尤长靖的头,还随手拿起桌上未开封的可乐塞到他手里。


“等结束后你来济南,我带你吃。”


可乐从底部泛上棕黄的气泡,轻轻破开后一层层消失不见。尤长靖点了点头,笑着拍拍他的肩,不自觉加重了语气掩饰着不安,“不要把这几天的离别说的这么伤感啦,毕竟决赛还要再见的。”

可他也不知道这种不安来自哪里,对这句承诺的不信任,对决赛的慌张,对分别的不舍,错综复杂也许都归结于对未来的不确定。

韩沐伯听到这句话却笑了起来,像是和暖的春风轻抚上心坎,轻易缓解了他的烦躁。

他突然想起初次见面,觉醒东方的五个坐了一排,眼前这个人穿着“背背佳”起身鞠躬,微眯的眼睛与此刻的笑容重叠。

如果说那时是为了掩饰紧张,那这一瞬间又是在掩饰什么呢?



可能你不快乐 可惜你不快乐

可你离开后会不会快乐?




—END—

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24)

© 焦糖豆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