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豆子茶

我也喜欢你🍬

『彦归正传』返潮

周彦辰×朱正廷

霸道总裁和新人社员
2000+狗血言情一发完结
BGM:敏书《初次》

QQ音乐链接:http://url.cn/5Z0Ejd7

私设和ooc怪我,请不要上升真人
*很重要的一句话:想HE的看到6打止!






朱正廷光着脚踩在潮湿的木地板上,脚底的温热把温度升高凝结了水汽,在地面上画出一个个脚印。

从床走到沙发的距离不长,只是刚起床还没完全清醒,他晃晃悠悠倒在沙发上又被粘腻的湿气包裹,眨着眼睛也抵挡不住困意侵袭。




≯1


又是一个南风天。

朱正廷扯着湿漉漉的衣服发愁,今天是第一次面试,可紧贴后背的衬衫让他怎么也调整不好状态。

他低头小声练习着自问自答,紧闭着眼睛从车站的这头走到那头又走回来,反反复复直到时间快来不及,才赶紧往公司跑去。

熬夜与合作商洽谈的周彦辰好巧不巧端着咖啡出现在拐角,脑子里还在想着合约的事,一个不留神就被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朱正廷着急的用袖口擦拭笔挺西服上的污渍,懊恼的推测着交完房租水电还赔不赔得起。“要不你留个电话或者名片什么的,我现在有点赶时间,一会结束了再联系你好吗?”

怒气刚要发作就被他的连声道歉迅速堵住,周彦辰只好从包里拿出名片,他直接抢去甚至都没看一眼就放进了口袋。



“诶!”

他还想叫住他说什么,可人已经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算了,总会遇到的。





≯2


直到回家,朱正廷都想不起那半个小时的考核是怎么度过的。只记得那个被他撞撒了咖啡的人正坐在那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突然想起口袋里那张名片,急忙翻出来仔仔细细确认了好几遍。


凉了。
彻底凉了。



≯3


周彦辰倒是没怎么在意,至少表面上很镇定。

他和人事部经理讨论着今天的面试,还不忘给那个懵了半小时的男孩拉票。

“我觉得他真的不错。”周彦辰拿起他的档案归在通过里,他特意嘱咐助理先不要打电话通知,自己却回到办公室拿起手机按下了号码。


“喂?”

“你打算什么时候联系我?”

朱正廷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手里的薯片也被冲得散落一地。他一边心疼自己的薯片,一边还得应付电话里的强权威胁。


“明早八点半,公司见。”




≯4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前,他暗暗给自己打气。

输人不能输阵,不就是赔钱嘛,抠一抠挤一挤这个月应该也能过去。

但周彦辰就是有办法把他所有计划打乱,他只用两句话就改变了朱正廷的运行轨道。


“衣服就不用你赔了。”

趁着朱正廷还没反应过来又扔下第二颗重磅炸弹。

“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助理了。”



朱正廷张张嘴想为自己的贞洁做最后的辩解,最终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5


说是私人助理,其实更像是个闲职。

不过就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架了张桌子,偶尔跑跑腿接个电话什么的,连文件都没复印过几份,倒是把周彦辰的时间线记得滚瓜烂熟。

事实上大多时候,朱正廷只是在愁今天是看着他发呆还是看着电脑屏幕发呆。

此时此刻他正在草拟合约上圈圈写写,得空抬手扶一下滑到鼻梁的金丝眼镜,搭配上略微思考的神色还怪好看的。

但朱正廷脑子里只有四个大字:衣冠禽兽。

幸亏周彦辰没有读心术,不然肯定又要延长白做工的期限了。

想到这里朱正廷心虚的偏过头,眼睛瞟到屏幕边角的反光里周彦辰阖上笔帽抬手伸了个懒腰,他马上坐直身体打开文档切换输入法一气呵成。

“都看了我一上午了还装模作样呢?”周彦辰走到他身边,俯身看着文档里连不成句的字词叹了口气。

温热的气息扑在朱正廷的颈肩,弄得他有些痒痒的,想抬手去挠又迫于身上的压力不能动弹。

“走吧,去吃饭。”周彦辰拍拍他的肩,等他转过身后朱正廷瞬间从定身咒中解除,拍着胸口长呼一口气跟了上去。





≯6


公司里人人都知道周总和新来的助理关系好,一起吃午饭,一起上下班,公共场合形影不离,虽然没法知道办公室里的情况,不过八卦群众最不缺的就是想象力。

周总和助理是恋人关系。

这样的传言越来越嚣张,《霸道总裁爱上我》真实的在他们口中上演,大家都有一种追网文新番的兴奋,争相分享最新章节。

朱正廷终于坐不住了:“周总你真的不打算管管吗!”

“什么?”周彦辰继续着手头的工作,眼睛都没往他那边瞟一下。

朱正廷只好走到他面前拍了一下桌子,迫使他从文件中抬起头来正视自己。

“你难道不知道吗?”朱正廷的声音随着一点点变红的脸越来越小,“就……公司里到处在传我们的事……”

“你说这个啊,”他的语气满是戏谑,“他们说的难道不对吗?”

朱正廷脑子一片空白。

周彦辰勾了勾手,主机快要烧坏的机器人朱正廷就自动走到了他身边。 他伸手扯住衣领往下一拉,另一只手扶住人的腰肢避免摔倒。

乱了阵脚的兔子会自动跳进圈套。

周彦辰的吻像是肆虐的野兽,他慌乱之下连第一波攻击都没能抵挡,唇齿瞬间被撬开,舌尖在抵着内壁袭过一圈后被驯服,退下勇猛温柔的与他推拉。

直到朱正廷再也无法维持重心,他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你都觊觎我这么久了,收这点肖像使用费不过分吧。

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看了,我随时惩罚。”




≯7


在一起之后的位置没什么改变,只是同出同进愈发肆无忌惮,偶尔也会有人大着胆子来开朱正廷的玩笑,他也只是笑着插科打诨跟着瞎闹腾几下。

他在等周彦辰主动公开。

朱正廷觉得太快了,甚至都没什么确认的过程,一个吻,就变成家养的了。

他好像只是疲惫职场的调节剂,因为近在咫尺能随时享用才被选择,朱正廷有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他害怕听到答案,不论好坏。

朱正廷不擅长吵架,也不舍得说分手。

即使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剥夺了他的安全感,他也还想再等一等。

也许等到明天,就能真的爱上他。




≯8



周彦辰从来没想过名分的事,他觉得他们做了一切情侣做的事,任何人都能看出朱正廷在他眼里是特殊待遇。

更何况公司业绩不断下滑,努力小半年看不到成果的民心已经动摇,上边的压力和下边的质疑让他无暇顾及朱正廷的情绪。

“我们希望周总能聘请一个效率更高的助理。”股东大会是枪林弹雨的第一战场,众人终于找到了机会把这件事摊上台面说,“至少能让周总有时间去处理更多重要的事。”

周彦辰抿紧嘴唇一言不发,他不做任何回应的举动在股东们眼里成了默许。




≯9


朱正廷突然想起刚到公司那天,前台挂断电话后表情语气的瞬间转换,他看到后也只是撇撇嘴,在心里偷偷给这里再减一分。


如果那时候离开就好了。

他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私人物品明明没怎么带来,竟也胡乱的塞满了一整个纸箱。

朱正廷主动递上了辞呈,上班路上顺手买的咖啡刚好用来压住。

他抱着箱子穿过办公区,刻意忽视了围绕他的闲言碎语,直到打开家门才感觉如重释负。

朱正廷揉揉眼睛想看看新消息提醒,却在看清了名字后视线又开始模糊,压抑的情绪终于在自己的世界里找到了发泄口。

过完这段时间就会好的,周彦辰说。


可是朱正廷已经等了太久了,他不想要撇脚的挽留,只想要一句答案。

一句他永远也不会给的,关于他们的答案。







他醒来的时候脸上也湿湿的,房间里被阴沉的寂静笼罩,隐约能听到窗外有风吹得树叶呼啦作响。

春天要回来了。




—END—
屈服于现实
做了个噩梦后写了开头
结尾是上课写的
半路换了风格

我还是要感叹cp tag好多

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95)

© 焦糖豆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