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豆子茶

我也喜欢你🍬

『黄豆』趋同效应

黄旼炫×金钟炫

九把刀第七把
最长的一篇最真情实感
校园暴力
ooc怪我,请不要上升真人




“人生来平等。”

《独立宣言》里流传最广的一句话,金钟炫是不信的。


课桌里塞满了垃圾袋,甚至还有没喝干净的饮料盒,甜腻液体从破口流出混合在一起,浸泡在零食包装袋和纸屑里发出一阵腥臭。


金钟炫将抽屉里的东西捻起扔到早有准备的垃圾袋里,然后再拿出纸巾擦拭被划得看不清原本颜色的铁桌,这一切动作驾轻就熟。桌上已经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他索性找了找今天的新留言,不出所料在桌角处找到了一行小字。



“LOSER”



是从哪一届开始形成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已经无从考据,只有流传下来的这套木签已经被磨损得发黑。金钟炫在看到签头的蓝色之前还只当是一个玩笑,可真实打实压在他身上才能相信这只小小木签的威信力。



入学到现在已有半年,这样的日子就过了半年。



金钟炫微弱的反抗在众人合力的打压里不堪一击,渐渐的他自己好像也中了蛊,只要不参与,哪怕是漠视,他也满怀感激。


黄旼炫就是压住失重天平的唯一砝码,他向来对这些事充耳不闻,视线只停留在手中的书页,但今天的游戏实在是有些过分。


他们在金钟炫椅背上沾满了胶水,书包在挂上去的那一刻就被黏住,他迫不得已起身想拉扯,却又被带头的一脚踢开。椅子在过道上滑动碰撞出的声响让黄旼炫再也无法集中精力,他将书重重甩在桌上起身想警告一番,但除了金钟炫无人注意他的动作,黄旼炫只好叹了口气插兜走出教室。


即使什么也没做成,金钟炫还是把他当做英雄。


他努力支撑着不倒下,黄旼炫偶尔投过来的眼神是暂时的镇定剂,金钟炫想要无视堆积的不幸,可角落里的拳脚相加又再一次将他击垮。


被堵在厕所泼了一身水的金钟炫加紧步伐跑上天台,他等不到下一个“签头”到来了,单脚颤颤巍巍跨过栏杆,金钟炫拿出千百倍的勇气,他只想从这场噩梦中快点醒来。


正躺在地上晒着太阳的黄旼炫听到了他的动静,扔下盖在脸上的书立刻冲过去揽住金钟炫的腰向后倒,将他抱回安全地带才坐起身:“喂!你疯了吗?”


“为什么要救我!”似乎有温热液体从金钟炫眼眶滑落,他来不及擦,只顾扯着黄旼炫的衣领嘶吼,“为什么……不让我去……”金钟炫颓然松开手抚平了褶皱,逐渐失去了辩驳的力气,不敢再看一眼留在原地诧异的黄旼炫,只能不回头的离开。


待黄旼炫回到教室时已经传开了,所有人紧盯着他议论纷纷,他本想无视那些话直径走到位置上,可偏偏一字不落掉进了耳朵里。


“黄旼炫居然会去安慰‘签头’,那谁天台拍的照片证据确凿。”

“他怎么这么想不开?跟‘签头’说话可是要遭报应的。”



“什么报应?”黄旼炫忍不住开口问了平日关系不错的前桌,除了恐惧与他接触的眼神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接下来,他很快就明白了他们口中的报应指的是什么。


所谓的“体验时间”长达一周,金钟炫承受过的灾难加倍的施加在黄旼炫身上,撕碎的课本,课桌之间的线,被划坏的书包再也兜不住笔散落了一地。金钟炫无数次阻止也有心无力,只换来更加严重的欺凌,黄旼炫在这地狱走过一遭后,终于明白了只有选择成为他们的共犯才能不再算到自己头上。


人们会本能的听从多数方的指令,所有人的心理都是一样的,而黄旼炫也一样,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黄旼炫也被同化了。



金钟炫最后的堡垒崩塌,他再次用身体去温暖天台的风来惩戒奢侈的想法,只是这次除了冰冷的坠落再没有人来拉住他的手。



就当是趋同效应,奢望一次明朗的光照亮肮脏的自己。

……不可以吗?




—END—

写下这篇文的时候生活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校园暴力的部分参考了我朋友高中的经历
某种程度也融入了我的一些感受
ooc比较严重

食用……可能不太愉快
对不起

评论(4)
热度(22)

© 焦糖豆子茶 | Powered by LOFTER